千万元 “小金库”现形记
发布人:审计处  发布时间:2015-03-26   浏览次数:16

千万元 “小金库”现形记

  

  2007年末,江苏省沛县审计局在对某企业主管部门审计时,采取内控制度测评、广泛审前调查、突击现金盘点、审查相关会议记录、并实施账账核对、财务核算与业务工作核对等方式,一举查出该单位采取将下属单位上交的资产转让等收入单独设置流水账、虚报离休干部经费、收入不入账等手段,隐瞒收入设置“小金库”6个,私存私放资金达1392万元的严重违规问题。


  那么,这6个隐藏七年之久的千万元“小金库”是如何暴露审计人面前的呢?


  疑点初现


  在审前调查阶段,审计组通过走访有关职能部门了解到,该系统的资产转让收入可能未纳入大账统一核算,有关部门对主管部门进行检查问起这部分收入时,说账在基层单位;对其基层单位检查时,基层单位讲账都让主管部门收走了,长期逃避有关部门的监管。这一重要线索引起了审计人员的高度重视。


  迷雾重重


   审计进点后,首先,对现金进行了突击盘点,未发现异常情况。其次,审查了有关明细账,也未发现审前调查所了解的情况,询问财务人员,财务人员讲前几年基层单位确有资产转让收入,但都是由我们主管部门审批后各记各的账,这两年各单位的资产都卖光了,也就没有这块收入了。难道审前调查了解的情况有误?此案一度陷入查不下去的境地。


  柳暗花明


  就在审计人员准备将此案放一放时,一张往来分户明细账拨开了重重迷雾。审计人员在审查该单位“其他应付款”明细账时发现了一张名为“基层单位”的分户明细账,该分户明细账的期末余额高达246万元。本应按债权人设置的“其他应付款”明细账,为什么设置得如此笼统?在基层单位普遍经济效益极差的情况下,是哪些单位有闲钱借给其主管部门?这是否就是从“小金库”中借的资金?带着这些疑问,审计人员找财务科长进行了谈话。在事实面前,财务科长看到再也难以隐瞒下去,就道出了事情的真相。2002年以来,该单位为了隐瞒收入将下属单位上交的资产转让、农资管理费和房屋租赁费等收入940万元单独设置流水账并专人以个人存折方式管理,除返还基层单位558万元、 借给基层单位77万元、发生少量其他业务支出以外,借给本机关使用246万元,审计时结余59万元。


  乘胜追击


  初战告捷,审计人员仍然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从审前调查和内控制度测评的情况来看,该单位应该还有审计人员暂未发现或遗漏掉的疑点,甚至有其他私存私放公款的行为。于是,审计人员决定进一步进行拉网式的排查。首先,进一步审查该单位“其他应付款”明细账,发现了欠破产组10万元的线索;其次,审查“其他收入”明细账,发现了“老干部办公室”交来离休干部医药费2万元的线索;最后,查阅该单位的会议记录,发现了其所属化肥厂设备转让款318万元和地块开发借款100万元的线索。带着这些疑点,审计人员再次找财务科长、现金出纳和资产会计进行谈话,通过摆事实和政策攻心,他们分别提供了3个“小金库”的资料。


   一是私存私放某罐头厂小工工资款17万元。20054月,该罐头厂破产组交给该单位财务科(罐头厂)小工工资款17万元,交接后至审计时共发放1755.66万元,账面反映20066月该单位借用罐头厂小工工资款10万元,余1.35万元。


   二是私存私放某化肥厂设备转让等款318万元。200534月,收取所属某化肥厂因不能按期归还银行贷款其抵押设备被转让的差价款318万元,支出302万元,结余16万元。

   三是私存私放该单位地块开发借款100万元。2005年收到地块开发借款100万元,支出99.45万元,结余0.55万元。


  至于“老干部办公室”交来离休干部医药费2万元,只有已退休的人事科长能说清楚。于是,审计人员又把原人事科长请到了审计组,人事科长道出了该单位通过虚报欠发离休干部医药费和三项经费套取财政补助资金的行为,结余资金全部在财务科存放。


   于是,审计人员急起直追,再次找到资产会计进行个别谈话,并对其不主动配合审计组工作、隐留原始资料的行为提出了严厉地批评教育,在事实面前说出了设置两个“小金库”的经过。一是私存私放老干部三项经费15万元。200312月该单位收老干部局拨来老干部三项经费15万元,至审计时止结余7万元未拨付;二是私存私放离休干部医药费。20011月从县医保办领取离休干部医药费2万元,发给某轧花厂等单位离休干部1万元,结余1万元以资产会计个人之名存入邮政局,从县老干部局领取离休干部医药费2万元入了大账。


   至此,该单位由领导和财务人员共同参与非法设置一千多万元“小金库”的事实全部查清。对此,县审计局已严格依法作出了处理,主要责任人被移送县纪律检查委员会追究责任。